首页> 热点新闻>正文

色魔设圈套诱杀19名失足女 有被害者数钱时被掐死

2020/8/6 20:25:1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原标题:解密中国大案:色魔设圈套 诱杀19名失足女)

转载自《解密中国大案》

1997年10月到1999年11月两年间,北国春城连连发生“小姐”失踪案,一时间,做“小姐”的都紧张起来。直到今年10月,随着有“春城色魔”之名顾光繁被判死刑,那以“谈生意”为名,先后被残杀的19名妇女的冤魂才算得到安宁……

色魔设圈套诱杀19名失足女 有被害者数钱时被掐死

1997年10月中旬的这一天,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是个平常的日子,可对顾光繁来说却不是寻常的一天。因为就是从这一天开始,他迈出了由人变为“魔鬼”的第一步。

这天中午,百无聊赖的顾光繁像以往一样在繁杂的人群里寻找着他消遣的“目标”,虽然顾有妻子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但他仍像野猫一样到处寻找“腥味”。当他徘徊在长春市人民广场6路站台附近时,一个身穿浅色套服,年龄大约在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吸引住他的目光,与此同时,那女人也发现了他。几辆6路车过去之后,两人发现对方都没有上车的意思,于是互相明白了对方的意图。

这个女人就是顾杀害的第一个人葛某。当葛某确信自己已经找到了她所要找的人后,便主动走到了顾的跟前和顾搭话。可怜的葛某没有想到,她走向顾光繁的时候,也正一步步走向死神。两人没有更多的言语,很快便进入了主题,他们最后商定好嫖娼的价格。最初,葛某提出要带顾回家,被顾拒绝了。随即顾提出去长春市郊的净月潭,挣钱心切的葛某不假思索便同意了。两人于是便乘上了去净月潭的车。

在净月潭下车后,葛某随顾进了净月潭公园内农大分校附近一个山顶的山沟里,在一个阴暗潮湿的水泥洞里两人发生了性关系。做完这一切后,葛某便开始向顾要钱。而此时顾除去刚才坐车等花掉的钱外,兜里只剩下三十几块钱了。本来讲好的是50元,当葛某知道顾只给他30元钱时,很生气,她一边接顾递给她的那三十几元钱,一边大声地斥责顾给的钱少。

看看葛某一张一张地数钱,顾突然起了另一个念头。他像恶狼一样扑了过去,他死死地掐住葛某的脖子。四五分钟后,葛某便离开了她靠出卖肉体来换取生存的这个世界。而此时丧心病狂的顾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从葛某的兜里掏出了他刚刚交给葛某的那30元钱和葛某兜里仅有的5元钱。做完这一切,他逃离了现场。

据顾光繁自己交待,他杀掉葛某以后,陷入深深的恐惧之中,两天两夜睡不着觉。但在之后的日子里,当他确信自己没被人发现,他的胆子越发地大了起来,变态心理驱使他不断地向那些妇女伸出罪恶的双手。

罪恶的“乐趣”

顾在被捕之前曾在长春市西郊路市场有一个简易的服装商店。为了照看服装店,他每天晚上都睡在商店里。1998年4月末的一天早晨7点左右,被害人徐某来到了服装店。徐某进商店后向他索要衣服,并说如果顾不要她衣服钱,她可以陪他睡上一夜。徐某在没有经顾同意的情况下,开始挑选衣服,于是顾非常生气。

就在徐某专心地挑选衣服时,恶魔向她伸出了罪恶的双手。徐某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顾掐得昏了过去。丧心病狂的顾在服装堆里找来了一条一米多长的花布条在昏厥的徐某脖子上系了两个死扣,直至将其勒死。在店里的服务员上班之前,顾将徐某的尸体装进了一条玻璃丝袋子里,为了不被服务员发现,他又把袋子挪到了商店北面不引人注意的墙根处,用棉被和地毯压上。下午,等到服务员下班后,他便迫不及待地把徐某的尸体拖了出来。看着徐那僵硬的尸体,他的眼里露出了凶残的目光。为了处理掉尸体,这个愚蠢的家伙竟然想到了用煮菜的大勺一点点地把尸体烧化。

他随即把店里做菜用的电炉子和大勺找来,顾的商店处在繁华地段,顾害怕刺鼻的烟味引起路上行人的注意,于是又在大勺里添了一些水开始煮。他见煮不化,就又把尸体卸了五块。他把被他肢解了的死者的上半身和下半身和下身的四块下肢分别放进了两个玻璃丝袋,拎到距离商店不远的一个楼群之间的小棚子的夹缝里,抛尸回来后,顾又打水冲掉地上的血迹,做完这些已是深夜。 1998年4月后,变态心理使顾光繁在杀人中找到了“乐趣”,他有时甚至以嫖娼为名一天内残忍地杀死两个女人。每次杀完人后,他不仅把他刚放在死者包里的钱拿走,还顺手牵羊地把死者的钱、物一起拿走。拿走的东西或送人或自己留着用。

1998年10月初,顾将死者孙某带到了长春市电热厂附近的一个小树林里,顾和孙某发生关系后,孙某要顾在原来商定好嫖娼价格为50元的基础上再加一些钱,引起了顾的不满,于是丧心病狂的顾用死者孙某的裤子将孙勒死。逃离现场时,他盗走了孙的一副耳环和一枚戒指。他把耳环和戒指拿到了长春市远东批发市场对面的一个个体首饰加工点打成一个男式戒指戴在了自己的手上。

1999年2月初,顾在李某家中与李某发生性关系后,用李某的纱巾将李某勒死,并盗走了李某100元钱和摩托罗拉汉字BP机一部。后将BP机在长春市人民广场附近,以430元钱的价格卖掉。

色魔设圈套诱杀19名失足女 有被害者数钱时被掐死

最令人发指的一次要数1999年2月中旬顾杀死任某的那一次,这个恶魔不仅盗走了任某的一千元钱,竟连任某身上穿的一条皮裙子也不放过,他把盗得的皮裙拿到一家服装店里为自己改成了一件马夹。

审讯时,顾光繁交待说,他杀人唯一一次感到有些不安的,就是1999年10月初在李某家杀死李某的那次,因为他翻遍了死者家里大大小小的柜子,只在死者的碗柜中翻到了一袋大酱,在死者的衣兜里,他只找到了24元钱,也只有这一次,他没有把这24元钱花在自己身上,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用那24元钱,为他刚刚杀死的李某买了4捆纸烧掉以示对死者的忏悔。他在烧纸的过程中不只一次地烧到他那沾着李某鲜血的手。

就这样顾在两年的时间里几乎用同样的手段,残忍地杀害了19名妇女,他在这段期间盗取的钱总共加起来为2040元。

兽行缘何接二连三

在厚厚的卷宗里,我们看到了顾光繁交待的如下内容:1999年2月初在李某家杀死李某时,刚好有人敲李某的门,而躲在门后的顾清楚地听到门外两个男人的对话声。顾在开门下楼时,在楼梯的拐角处,顾还大模大样地瞧了那两人一眼,然后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打车跑掉。1999年2月中旬顾在任某的屋子里杀害任某时,也同样有人在此期间来找任某,并不断敲门。

大约五分钟后,敲门声停了下来,顾再次泰然自若地离开。1999年8月下旬的一天下午,顾在杀人之前,曾和死者一起来到了死者的住处。他们走进死者的屋子时,顾看到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死者门旁边站着,当勒死死者时,听到了有窗户玻璃破碎的声音。但顾仍然安然无恙地从后门溜了出去。而最令人不解的一次却是顾在杀完人逃离现场后,死者所租房子的房东竟和儿子一起抛尸,而不去公安机关报案。

生活不能假设

1999年9月26日,顾在菜品批发市场与宋某相遇,宋某最终也成了顾手下的一个鬼魂。宋某的尸体被顾抛弃在长春市宽城区凯旋路一处玉米地里。宋的家人发现后马上向公安机关报了案。宽城区警方经过一个多月的立案侦察,发现顾光繁有重大嫌疑,1999年11月12日将顾光繁批捕归案。

顾光繁,一个身负19条人命的疑凶。他1955年3月5日出生在辽宁省凤城市,抓捕前住长春市宽城区凯旋路。1977年6月21日因流氓罪,被宽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年,1985年3月6日犯盗窃罪,被长春市宽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1987年7月14日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2000年9月15日,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顾光繁杀人一案进行开庭审理,面对威严的法庭,这个杀人“恶魔”开始企图用一言不发予以抵抗。但是法庭上列举出了大量的与其杀人相关的有力证据,使他不得不低下了罪恶的头颅。2000年10月,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顾光繁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盗窃罪判处顾有期徒刑两年。决定执行死刑。并处罚金3000元。

热门推荐

  • 男人世界
  • 探索图库
  • 幽默搞笑
  • 图片报道
  • 大话社区
  • 网络焦点
  • 图片报道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不提供任何保证,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4-2020 xiaoqiwe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广告合作联系QQ:759281825. 版权所有 笑奇网粤ICP备1708721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