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图库>正文

分析:不管是奥巴马还是佩洛西,跟特朗普对骂,都是被他牵着鼻子走

2020/5/22 10:06:3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政治网站Politico分析,在近期民主党和特朗普的轮番骂阵中,他们再次被特朗普牵住了鼻子。奥巴马解释得越多,越是说他这位继任者不合格,在特朗普的支持者眼中,他就越合格。


特朗普和奥巴马近期骂战频繁

自卸任以来,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很少参与评价他的继任者特朗普,但特朗普在新冠大流行期间的表现逼得他不得不重新亮嗓子。

在一场注定会被迅速泄露的电话会议中,奥巴马告诉前雇员们,称现任总统是“一场绝对混乱的灾难”。在一段视频毕业典礼演讲中,他的措辞略显低调。尽管没有提到特朗普的名字,但表示自私和短视的价值观是“事情如此糟糕的原因”。

和他的含蓄相映成趣的是,特朗普一如既往地夸大事实,声称存在一个“奥巴马门”阴谋,并称他的前任“非常无能”。

因此,在奥巴马强调他认为的特朗普的明显失败时,他的话也照亮了特朗普一个不那么明显的成功之处。这位现任总统成功地使美国政治成为国家生活的竞技场,使美国政坛在老百姓眼里不再神秘。

大学校园仍然关闭,而且未来几个月内可能还会继续关闭。大多数人仍然不觉得探望年迈的亲人是安全的行为。棒球还没有开赛日。除了政治,所有人都缺乏精神生活。

而政治,却已经恢复到了接近新冠大流行前的状态。人们对自己的同胞充满了怨恨和恶意。他们在为一些古怪的或短暂的议题而争论。他们大肆挖苦别人的圣洁或虚伪。

这就是特朗普陷阱的本质。对批评者来说,如果不直接回应他的挑衅,就会被解释为同谋或懦弱。然而,你对他直言不讳,却导致这些挑衅行为全部以特朗普为中心展开,特朗普维持了他的核心地位。这是个老现象了。唯一新鲜的是这场疫情,有一段时间看起来疫情可能会使特朗普的政治品牌过时。结果事实相反,它证明了特朗普主义的适应性和持久性。他的前任奥巴马,像许多其他民主党人和大部分媒体一样,变相认同了特朗普的核心地位,以及他给对手挖坑的成就。

奥巴马本月的复出也是一个很好的窗口,让人们借此看到了特朗普时代一个被低估的影响。

乍看之下,两位总统看似势均力敌,他们都看不起对方,都有庞大追随者。但是奥巴马的追随者和特朗普的追随者不一样,这种差别将决定了2020年的重大走势。问题只在于,特朗普是否经得住疫情考验,是否能够熬得过疫情对经济和生活的巨大破坏?


很明显,大多数崇拜奥巴马的人都是绝对崇拜他的。对这些人来说,他的性格和风格代表了一种美德,这种美德接近他们的理想。奥巴马很有进取心,尽管没有一些崇拜者所期望的那么进取。他重视理性和克制,这比许多支持者所希望的还要多一点——在一个不优雅和愤世嫉俗的时代,他是一个优雅而富有启发性的人物。

奥巴马这些美德,即使不需要任何对手存在也一样鲜明,放在不同的历史环境里也不会改变

与此同时,即使推崇特朗普的人,也不会说他有多少美德。是的,他们说,特朗普很粗暴,好斗,经常令人发指,注意力不集中。不,他并不是他们想要的理想总统。但现在也不是一个追求理想的时代。相反,特朗普的拥护者也充满了双重标准和玩世不恭,对他们来说,特朗普只要能随时随地点名批评他们看不起的那些机构,比如政党、国会、媒体,只要他无缘无故地冒犯自由派的虔诚,他就是他们在这个特殊时代的伟大领袖。他不乏味,也不会心存敬畏。

人们常说,特朗普的政治作风是随着对手的存在而存在的。但人们忽略了的是,特朗普需要其他人来认定他是敌人,而他从来都不缺送上门来的对手。所有送上门来的对手,都不及一位广受党内尊敬的前民主党总统来得令他满意。民主党人很高兴听到奥巴马的谴责之词。但特朗普更高兴了。


奥巴马是特朗普的理想对手

人们认为,重要的只有一个问题:特朗普在应对危机方面做得好吗?

但这个问题马上引出了下一个问题:谁来说他做得好还是不好?

特朗普知道,在大流行期间,有足够多的人会说他至少做得还可以,而批评他做得不好的人越多,站出来说他还可以的人也会越多。

民主党人认为,赶上这场大流行病是特朗普走霉运,他迟钝和反复无常的将令他倒霉。民意调查看起来也支持这一点。昆尼帕克民调显示,在周三公布的民调中,拜登在正面对决中以50%对39%的优势领先特朗普,如果保持这一优势,拜登将在全国领先11个百分点,很可能使特朗普在几个摇摆州都找不到机会。

但是,与希望相反的是经验。民主党人经过那么多次还没有吸取教训,在2016年比利-布什录音带事件之后,在2019年的乌克兰事件启示之后,他们一次都没有发现民众真正对特朗普感到失望,从而远离他。

有大量证据表明,一旦有人说特朗普坏话,就会让一些人认为他是好人。

即便如此,一些人永远的信念是,只要有合适的人找到合适的词来刺穿特朗普的虚张声势,美国政治最终会转向。

奥巴马肯定明白特朗普挖的是什么陷阱。他可能还认为,在某个时刻,政治领导人如果不说出自己的想法,就有失去道德权威、吸引公众关注的风险。众议长南希 佩洛西肯定也明白特朗普的陷阱。民主党赢得了2018年的议会选举,他们强调医疗保健的改革,而不是谴责特朗普。但她也知道这个陷阱很难抗拒,比如本周她解释说,她称特朗普为病态肥胖,是因为她想给他“一种自食其果的味道”。周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嘲笑特朗普是“推特总统”,但总体而言,他拒绝尝试像特朗普那样,用更戏剧化的方式对特朗普进行侮辱。


众议长佩洛西对特朗普从来寸步不让

大多数批评者都不具备这种自我克制,心甘情愿地成为特朗普作秀的主要配角。

在过去几天里,特朗普暗示拜登患有老年性疾病,抨击他说州长们的开放速度不够快,并称MSNBC新闻主持人乔-斯卡伯勒为 “心理医生”,并暗示这位前国会议员可能与20年前的一起 陈年旧案有关,尽管事实并非如此。

接二连三地指控他人,并不代表这位总统对自己信心十足。但这也不是说,特朗普就失去了自我控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试图让美国政治回归正常——所谓正常,照他所理解的那样,就是以他为核心的乱战。

至少你可以看得出,他的做法还是有那么点用的。

热门推荐

  • 男人世界
  • 社会图库
  • 八卦娱乐
  • 网络焦点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不提供任何保证,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4-2020 xiaoqiwe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广告合作联系QQ:759281825. 版权所有 笑奇网粤ICP备1708721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