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新闻>正文

一位副省级高官的敛金术和多面孔

2019/12/20 19:05:2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原标题:一位副省级高官的敛金术和多面孔)

来源:法经网

赣州原市委书记史文清被举报敛财上亿 回应:都是诽谤

文丨易天杭

2019年年尾,来自不同地方的三位企业家:曾义平、温和魁、王宇飞,分别将自己的实名举报信上呈中纪委,他们在举报信的每一页都亲笔签下名字,并按上鲜红的手印。

这三封举报信,不约而同指向一位高官:现年65岁的史文清,曾任江西省委常委、赣州市委书记。

将举报信重叠,置于阳光下透视,可见史文清在任内反复向这些商人索要巨额钱财,包括一批价值2000万元的黄金,以及指定账户结汇的1.32亿元现金。

史文清在2018年1月卸掉一切党政职务。当月,他入选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任期尚有三年。

史文清1954年10月生,蒙古族,辽宁法库人,拥有45年党龄和48年工龄,当过知青,经济学博士。

他的履历大都集中在东北,由一位普通工人起步,在吉林的11年表现平平;调任内蒙古的12年间,成为领导秘书,先后担任共青团哲里木盟委书记,监察厅办公室主任等;1994年,他跟随领导上调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这一待就是四年,并坐实正局级;1998年,黑龙江官场地震之后,史文清作为北京干部下派,在此八年间,官至哈尔滨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省长助理等。

2007年调任江西时,史文清跻身副省级,先后以江西省委常委兼任副省长、赣州市委书记,2015年转任江西省人大。

三封举报信呈现的巨额钱财,将这位副省座早年的滥权劣迹与黑色收入,曝光于公众视野。中央有关方面已就线索展开一轮调查核实,后期指向何方,值得关注。

价值2000万的黄金

赣州,江西下辖地级市,为全国稀有金属产业基地和先进制造业基地、首个“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是内地通向东南沿海的重要通道,有“世界钨都”“稀土王国”等美誉,世称“客家摇篮”。这里地理位置特殊,东接福建省三明市和龙岩市,南至广东省梅州市与韶关市,西靠湖南省郴州市,北连江西省吉安市和抚州市,坐拥八境台、郁孤台等景点。

自史文清前任开始,赣州市委书记一直兼任江西省委常委,足见其在这个中部省份的地位。

举报人之一曾义平,他的父亲名叫曾照财,自2002年开始在赣州做稀土贸易生意。

2011年3月,曾父在南康龙回仓库清理稀土存货,突然被南康市公安局以非法经营为由查扣。同年4月初,曾照财被正式拘留,其子曾义平也遭网上通缉。八九月间,南康市公安局主动找到曾的家人,要其投案自首,并表示可以对其采用取保候审。曾依此行事。

一个月后,有人电话联系曾义平,声称有人能办好其父亲的事情,约曾在北京见面。

北京,东直门外大街的奥加饭店,这是曾义平第一次见到史文清。彼时,史担任江西省委常委、赣州市委书记、赣州军分区党委第一书记。

两人见面,史文清抛出的第一句话:“你爸出了这么大事情,需要5000万才能摆平。”1988年出生的曾义平表示,自己刚出社会没有那么多钱,需要等父亲出来才能筹钱,但是也不一定能筹到5000万。

史文清沉默一会说:“那就先放你爸出来,但至少需要2000万。”曾回应道:“但那钱给你后,你要把扣押的稀土退还回来。还有,如果钱筹齐了怎么交给你?”史文清似乎早已想妥:“去买等值的黄金,然后等我通知。”

2011年12月31日,曾照财非法经营一案在南康市法院一审开庭审理,未当庭宣判。史文清兑现诺言,通过权力干预,曾照财当天获释,不再收押。

曾照财回家后,变卖家产,四处举债,最后勉强筹齐了2000万元。

2012年2月23日,北京柳荫公园南街的中国黄金旗舰店,曾义平通过曾红文的农行账户购买了价值2000.15万元的黄金,因数额巨大,金店一时都未有足够的“现货”。

半个月后,金店黄金到货,足足塞满了两个旅行箱。曾义平费了大气力,才一路颠簸到奥加饭店。史文清直奔主题,“东西提到我车上,你就可以走了。”曾按其吩咐,将两个重重的旅行箱搬进史坐驾的后备箱。

钱花了,但曾照财还是被判缓刑。显然,史文清说的5000万才能摆平,而2000万按照等级折算只能做缓刑。

史文清曾许诺,把扣押仓库的稀土全部退回,但实际只退了一半,另一半价值3000万的稀土不知所终。

后经曾义平多方了解,得知这一切是史文清故意设套,逼君入瓮。而这两千万黄金的变现,史文清也早有安排。

伪艺术家的敛财路

2011年,在江西赣州的一个招商引资会上,第二位举报人温和魁与史文清相识,他是当地重点的招商引资对象,同样,也是史文清的“重点围猎对象”。

史文清是赣州市委书记,这让企业家温和魁没有拒绝的能力。当年的赣州,已有一条公开的“明规则”:要想在赣州平平安安做生意,绝对不能得罪史文清;否则不仅生意做不成,还将面临牢狱之灾。

那年10月,温和魁在江西赣州投资了一个省重点基建项目。次年4月,史文清表示自己的儿子史家昌对该项目有兴趣,要参股40%。温和魁深知赣州那条“明规则”,尽管他极不情愿,但没得选择。温和魁同意让史家昌参股的要求,实际上史氏父子从未实际出资。

4月底,史文清找到温和魁,盘问整个项目能获利多少。温和魁说不超过两亿。史文清趁机说,“我最近要钱急用,你先预付我一个亿的分红款。”“正好我朋友有价值2000万的黄金需要处理,总共1.2亿。”

温和魁很为难,他解释说:“分红款你那边最多只能分8000万,加上黄金款2000万,总共也就1个亿。”史文清表示同意,但是有个附加条件,他的朋友在哈尔滨有处房产,约3000平米,按照每平米1万元卖给温和魁,总价3200万,加起来1.32亿元。温无可奈何,只能勉强答应。

随后,按照史文清的要求,温和魁以购房款的名义,于2012年5月3日通过工商银行转了6000万元给黑龙江蓝天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5月9号,通过工商银行转了3300万元和700万元;6月5日,又通过工商银行各转了2700万元和500万元。

赣州原市委书记史文清被举报敛财上亿 回应:都是诽谤

赣州原市委书记史文清被举报敛财上亿 回应:都是诽谤部分汇款凭证

1.32亿元全部付清,收款方均为黑龙江蓝天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黑龙江蓝天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孙玉国,自然人孙玉国、王超英、刘岐、王殿英分别持股36.77%、26.77%、18.23%和18.23%。

2012年9月,孙玉国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江西慧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立,臧春伟持股70%、孙玉国30%。这正好对应史文清主政江西赣州之时。不少人回忆,孙玉国会时不时出现在史文清口中。

汇完1.32亿,蓝天房地产公司并未履行任何手续。在温的强烈要求下,那些价值3200万的房产(主要是商铺)才陆续转至温的名下。正因如此,史文清对温和魁产生不满。

温和魁同时透露,“12年10月份左右,史文清要我取50万现金,用矿泉水纸箱装好送到时任赣州市长冷新生的住处,想下个套对付冷新生。”不过,温和魁拒绝其要求。“史文清还多次想与我合作项目,我忌惮他的人品都没答应。”

温和魁警觉的另一点是,温和魁从北京到广东惠州谈项目时,发现被人跟踪,便取消了惠州的安排,立马开车从惠州转到厦门。到厦门后发现,住处仍被人监控,温和魁随即去厦门纪委举报,要求人身保护,这才得以安全回到北京。

2019年10月初,有人向温和魁提供信息,整他的人出价1000万元,已联系台湾黑社会竹联帮买其性命。

可资佐证的细节是,温和魁觉察到被跟踪的蹊跷时,将车辆送去检测,发现几辆车都已安装了定位器。

温和魁提到,“我没有利用他的权力赚一分钱,就被敲诈一个多亿,而跟着他的利益集团至少有一百人,赣州那些土地在他任上,基本都是以几十万一亩给到他的利益集团,加上大大小小的工程,史文清保守估计敛财几百个亿。"

公子史家昌

史文清的儿子史家昌,又名杨灏,基本是在充当父亲的敛财渠道和洗钱工具。父子两人,还以书画艺术家身份示人。但在业界,对其作品极为不屑。

2018年6月,史文清要求温和魁支持史家昌参加北京保利的拍卖会,慑于史文清的身份,温和魁参加了此次拍卖会,并缴纳了200万元的拍卖保证金。

拍卖会现场,史给温和魁下达死命令,必须拿下“家昌的画”。当史家昌的画作《太平有象 家昌》亮相,一直有人不断抬价,温和魁只能硬着头皮举牌,最终以人民币380万元的天价拍下,加上拍品佣金51.3万元,共计431.3万元。温和魁全部支付完毕。

赣州原市委书记史文清被举报敛财上亿 回应:都是诽谤

赣州原市委书记史文清被举报敛财上亿 回应:都是诽谤保利拍卖结款单

11月,史文清再提出要其花一个亿购买自己的画作,温和魁不敢拒绝,只能委婉还价到1000万,但史文清强烈表示:“不够,你可以不用一次付清,但最少先付3000万,余款7000万可后面付。”

次月,史文清情妇之一杨玉华劝温不要与其作对,先付2000万,尾款以后再说。百般为难下,温答应只能先筹1000万,按照史文清的要求,温将1000万以家具款的名义汇入杨玉华名下公司账户。

杨玉华、杨玉荣两姐妹,系史文清夫人的亲侄女,两人与孙玉国、杨双来、臧春伟等,成立了一系列的公司。在关国亮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瑞金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中,杨玉华是董事。关国亮1960年生,哈尔滨人,先就职于黑龙江省财政厅,后进入东方集团,案发前任新华人寿保险公司董事长。2012年3月1日上午,人称“中国保险第一大案”的新华人寿前董事长关国亮涉嫌侵占、挪用巨资案在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宣判,法院最终认定挪用资金额为2亿元,判处关国亮有期徒刑6年。2012年8月4日,关国亮提前释放。

在温和魁看来,买画只不过是史文清敛财的方式之一,他付了钱,也没主动去要过画,史文清也并未给过任何画,那些画根本没有任何商业价值。

2014年12月至2017年11月,史文清以不同名义向温和魁索取了500万、100万、1000万。除开3200万元的哈尔滨商铺与2000万元黄金,史文清实际从温和魁手中索得1.1亿元。

第三名实名举报者王宇飞,也是另一个被史文清重点关注的企业家。王宇飞与史文清的结识源于赣州中心城区一个名叫“丽景江山”的房地产项目,史文清以多次帮其解决麻烦为由,提出要给点好处。

2017年2月底,史文清告诉王宇飞,有门路参股一家正准备IPO的公司,要其“借”500万元购买原始股。“借”是史文清敛财的常用口语,既让你无法拒绝,未来又不敢提及还钱。

当年3月8日,王宇飞向史家昌汇款500万元。6月,史文清又以支持史家昌画作为由,让王支付总价136万元的画作,加上参拍保证金200万元,共计336.2万元,王宇飞共分三次付清所有款项。

史家昌在北京宋庄有一个3000多平米的据点,名为籣公艺术工作室。2018来以来,史文清多次要王宇飞以工作室的租赁、装修购买材料及设备等付款,前后共计260万元。

赣州原市委书记史文清被举报敛财上亿 回应:都是诽谤

赣州原市委书记史文清被举报敛财上亿 回应:都是诽谤1.32亿元被分成虚假的购房款和装修款来掩饰

2017年4月,史文清主导操办了位于景德镇一个艺术学院,为了能够与清华大学合作,要王宇飞捐资200万元,并承诺捐资后可给其另外项目,可赚利润10个亿;相同事项,史文清也要求温和魁赞助1000万元。温王均不敢怠慢,依令付款。

根据王宇飞描述,“2019年8月23日,史文清约我到北京洲际酒店见面,想通过一个案子把温和魁做成黑恶势力,要我出面指证温和魁,并且这几天会有人找我谈话和做好相关材料。”王宇飞认为凭空捏造去诬陷一个人的事不能做,便未答应史文清。

独特“性癖好”

《论衡·道虚》有言:“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大抵可以成为中国官场的逻辑之一,即如有人官运亨通,整个家族都可以得势获利。事实上,多半官员都是以家族利益至上,以血缘形成核心集团。

但史文清是一个例外,他面临的是众叛亲离,其原由或许因为史文清乱伦的“独特癖好”。

据知情人士透露,史文清在哈尔滨任职期间,史文清胞兄之女、也就是史文清的亲侄女,16岁左右就在史家做事,被其多次强奸;稍有不从,更是暴力殴打。另外,他还强暴过胞兄的另一女儿。

赣州原市委书记史文清被举报敛财上亿 回应:都是诽谤

史文清将自己夫人的两个亲侄女杨玉华、杨玉荣发展为专职情妇,并扶持她们名下的公司收割财富。这种乱伦关系人尽皆知,还育有多名私生子,其中有一个取名为“唯伟”(史文清解释唯伟的意思就是唯一的伟大)。通过企查查显示,2007年3月,史文清的儿子史家昌曾和杨玉华共同成立北京万代国际传媒广告有限公司,两人分持60%和40%股份。

除此,史文清还有众多兼职情妇,并包养数名空姐。

史文清曾对亲外甥女图谋不轨,他动用关系为她安排在大连一家银行工作,承诺在北京买房,但前提是需要做其情妇。他的无耻要求被拒绝,这位女孩将此告诉家人,从此两家不再来往。

赣州原市委书记史文清被举报敛财上亿 回应:都是诽谤

与他的种种劣迹对比下,颇具讽刺的是,史文清离任赣州之前,特意安排了上千人表演送别。群众排长队、拎鸡蛋、喝米酒、相拥涕泪.....如此肉麻的场面,呈现出这位弄权者的另一副面孔,他陶醉于自导自演的场景中无法自拔。

热门推荐

  • 幽默搞笑
  • 热点新闻
  • 大话社区
  • 图片报道
  • 大话社区
  • 网络焦点
  • 图片报道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不提供任何保证,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4-2020 xiaoqiwe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广告合作联系QQ:759281825. 版权所有 笑奇网粤ICP备1708721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