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焦点>正文

高粘度的趣缘交友赛道何时才能高收入

2021/2/23 15:02:4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白鲸出海”(ID:baijingapp),作者:白鲸出海小编,36氪经授权发布。


至于被票选出来的原因,应该和读者【Wayson.醉洛】所言的“趣缘群体,粘性更强”有关。百度百科对于“趣缘群体”的定义是:人们因兴趣爱好相同而结成的社会群体。那么无疑宠物主们确实可以算得趣缘群体,不过不同的是相较于一般爱好,一旦养下宠物或者下定决心要养宠物就很难割舍、甚至无法割舍,所以爱宠人士相较于一般趣缘群体粘性更强。

笔者此前曾写过一篇名为《深挖宠物主交友需求,Dig 一款应用还不够》的文章,而当时写这篇文章的契机也是基于狗子铲屎官交友 App Dig 的母公司在完成数百万美元融资(第二次融资)后,又推出了猫咪铲屎官交友 App Tabby 来丰富产品矩阵。只有 15 万注册用户的 Dig 两次获得资本青睐,反映出资本市场对于“爱宠人士交友”的关注。

本文将从「FetchaDate」应用设计、宠物主交友市场竞争情况以及其他同类高粘性趣缘群体的潜在机会等 3 方面进行论述。首先,我们来看一下票选冠军「FetchaDate」的现今发展情况。

「FetchaDate」正式上线的时间是 2020 年 12 月 11 日,上线至今只进行过一次版本更新,目前仅支持英语一种语言。在交友匹配形式上也没有什么太多创新,仍然采用“类 Tinder 的左右滑动”匹配模式。


「FetchaDate」应用商店截图

乍一看,「FetchaDate」平平无奇甚至有些敷衍,但其实 FatchaDate 暗藏玄机。

虽然「FetchaDate」上线的时间是 2020 年 12 月,但其团队早在 2016 年团队就注册了「FetchaDate」的商标,而且虽然应用目前仅支持英语一种语言,但却正稳步在全球市场铺开,支持全球大多数国家的用户通过验证手机号码注册「FetchaDate」账户。更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笔者不完全统计,「FetchaDate」已经至少被 ABC News、Fox&Friends、The New York Times、Animal Planet 等 8 家美国主流媒体报道过。而且不同于一般初创企业,大多在网络上查无此 App、或者没有完整的应用宣传图片,在 Google 图片库里搜索「FetchaDate」,可以看到纯 icon、宠物加 icon、用户加 icon、情侣加 icon 以及创始人加 icon 等不同类型的宣传图片。显然,「FetchaDate」团队具备极强的营销和战略布局意识。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和 FatchaDate 的创始人 Sheryl Matthys 有关。


Sheryl Matthys 于 1985 年从美国巴特勒大学拿到心理学学士和广播电视学硕士学位。虽然不是特别好的高校,但这两个学科对于日后搭建社交平台打下了基础。

自 1989 年到 1998 年在电视媒体任新闻记者、直播记者;后又考取了动物救援和专业训犬师证书。

2003 年创建了爱宠人士交友俱乐部,会组织线上、线下的社交活动,

创建了名为 Leashes and Lovers 的网站方便用户交流养宠心得和宠物生活,而于 2010 年出版的同名书籍也受到了媒体和爱宠人士关注,Sheryl 自此又多了一个畅销书作家的身份。

创建 Succesful Women Made Here 俱乐部(工作室),开展的活动包括但不限于分享女性成功故事、探讨创业经历和经验、发掘商业机会、提供女性演讲和营销培训等;早在 2008 年就有同事评价她,具备十分出色的营销能力和互联网能力,而这些技能对于一个成功女性俱乐部发起人而言至关重要。


2012 年成为一个视频创作者并坚持至今,同时也是一名纪录片制片人;

2018 年创立爱宠人士交友公司「FetchaDate」,在完成网站建设后于 2020 年正式在 App Store 以及 Google Play 上线移动应用。

看完 Sheryl Matthys 在过去 35 年的工作经历,也只能感慨她确实是一个奇女子。畅销书作家、视频创作者、女权事业发起人、爱宠人士、媒体/营销工作者,几乎每一个身份都值得讨论,而更有趣的是,Sheryl Matthys 这些身份串联了起来,发挥了 N+N>2N 的作用。

虽然现今「FetchaDate」还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但一个创业者能成功将自己学科、爱好、性别、过往经验成功结合起来确实有些令人期待。

那么 Sheryl 为「FetchaDate」做了哪些别出心裁的设计呢?

1、首先,从应用界面设计和应用流畅度来看,已经远超同类其他爱宠交友 App。

以竞品应用 Dig 为例,笔者在使用竞品应用 Dig 时经常会出现卡顿的情况,而在使用「FetchaDate」时则没有这种情况。



「FetchaDate」应用商店截图(上);

Dig 应用商店截图(下)

另外从色彩饱和度来看,Dig 应用内主要采用白色基底、波点叠加的配色显得有些稚嫩,但「FetchaDate」选用了和 Tinder 接近的品红色,在增加应用色彩明艳度的同时也很好地增加了用户的熟悉感。

2、按照创始人 Sheryl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表述,“从严格意义上来说,「FetchaDate」并不只是宠物主交友 App,而是一个爱宠人士交友 App”,这就使「FetchaDate」的用户群范围大大扩宽了。

因为有很多人碍于地域、经济或者家庭环境等诸多原因暂时无法拥有自己的宠物,因此「FetchaDate」接受无宠物的爱宠人士注册、使用「FetchaDate」,而且「FetchaDate」还推出了“虚拟宠物”功能,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在 150 个宠物类目中,选定自己的宠物种类、性别、姓名、特点,这样并不真实存在的宠物也有了真实宠物一样的宠物资料卡。

Sheryl 表示这样的设计是为了帮助两个真心喜欢、关爱宠物的人走到一起,因此虚拟宠物会让双方更有代入感和破冰话题。

另外虚拟宠物也是「FetchaDate」目前的一个重要变现点,用户可以花费 1.99-15.99 美元的价格定制自己的虚拟宠物。

3、用户在使用「FetchaDate」时可以方便地跳转到官方 Blog,而在 Blog 上有很多官方发布的约会技巧、养宠经验、宠物健康等内容,可以帮助用户更好地完成约会和日常宠物饲养。

以上,在一定程度上说明「FetchaDate」确实具备一定的竞争力,但是这并不意味着「FetchaDate」就一定会走得长远、走得顺利。

因为在此之前同样被人们给予厚望、率先入局的 Dog Date Afternoon 以及 Doggy Date 已经黯然离场,用户增长缓慢、拓圈困难以及产品生命周期短似乎已经成为了爱宠人士交友平台发展的沉重大山。

那么下文笔者将尝试分析,目前市场上爱宠人士交友市场竞争格局以及该赛道为何会面临生命周期短等 2 方面内容。

坦言,爱宠人士交友确实不是一个热门赛道,甚至在大多数人眼中是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蛋糕”。但实际上,根据 Emma Bedford 数据,目前全球大概有 4.7 亿只宠物狗和 3.7 亿只宠物猫,约等于美国人口总数的 2 倍还多,市场空间潜力巨大。而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拿宠物当做“家里的一份子”,因而在挑选伴侣时自然会考虑到“家庭成员”的感受。

根据 OnePoll 在 2021 年 1 月初做的一项调查显示,在 2000 名使用过线上约会交友平台的用户中,39% 的用户表示喜欢对方的宠物甚至超过喜欢对方本人,与其说与人约会,不如说在陪伴对方的宠物;另外 100% 的女性用户表示如果在第一次约会时对方表示不喜欢自己的宠物,那么将不会有第二次约会。

正是基于此,根据笔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市面上至少有 24 款用户数超 1 万的爱宠人士交友平台。在这些平台中真正被大众所熟知的寥寥无几,还有很多虽然应用没有下架、网站没有停运,但实际是好久没有在运营、更新。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笔者有以下几点猜测:

1、平台模式趋同、缺乏创新。

24 个平台中有 13 款主打滑动匹配功能、7 款主打看资料卡发起会话,仅有少数的几款具备匿名问答、Party、语音视频聊天功能,另外有 13 个平台尚未推出移动应用,仅以网站的形式存在。

反观 Tinder、Bumble、陌陌等主流交友应用,大多同时具备多种功能,根据应用定位选取部分功能进行组合,另外蓬勃发展的视频聊天功能也在不断昭示爱宠人士交友行业的落伍。

2、多由爱宠人士发起,在产品搭建、运维以及运营方面经验欠缺。

在进行产品调研的过程中,笔者发现多款 App 的更新时间都停留在半年前甚至更久,而从更新轨迹来看,也大多只更新了一两次,应用的配色和 UI 也都十分简单。这种“因爱好驱动、因困难被劝退的散兵游勇式”作战方式,很难推动整个行业向前发展。爱宠人士交友赛道急需出现一个“领头羊”。

3、未能积极使用 YouTube、TikTok 以及其他有效社交媒体进行宣发营销。

笔者发现这些平台中的大多数都只是在 Facebook 注册了公共主页后,更新一些和应用或宠物有关的内容,但收效甚微(点赞和关注很少),于是便缩减更新频率、甚至不再更新,但实际上选择品牌联名、借用短视频挑战都会是不错的方法。

4、平台定位尚不明晰。

很多平台没有确定好“到底是以人为中心还是以宠物为中心、是以社交为中心还是以社区为中心”,会导致用户在使用过程中难以找到侧重点,因此本就规模不大的应用因为用户使用分散而缺乏活力。

5、变现是个难题。

爱宠人士交友市场仍未进入成熟阶段,因而整个发展过程可能不会太快,短期收益不会太明朗。另外变现方法也比较受局限,相较于纯荷尔蒙驱动的交友应用,用户在使用此类应用时会更加平静,现有平台仍以会员订阅变现为主,变现方法较为单一。

但其实针对这个具备高度粘性的趣缘群体还是有很多方向可以探索的。

在此笔者也做出几个不缜密的猜想来和读者朋友们探讨。

1、增设动物滤镜功能,用户使用该功能可以将身体中的部分变成动物。也可以向抖音一样,支持用户自己创作滤镜并给予一定分成,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会激发平台活力,想象下各自顶着自己宠物头像的 2 个人,在没有什么心理负担的情况下闲聊。

作为参考,主打动物滤镜的 Amaze 的周订阅价格 7.99 美元、月订阅价格是 25.99 美元、年订阅价格 79.99 美元。


Amaze 应用商店截图

2、增加动物贴纸和表情包功能,每个人的社交媒体账号中都一定有动物的表情包,常见的是猫、狗、柯尔鸭,甚至青蛙、河马、松鼠、猪都是我们常用的动物表情。


笔者的部分动物表情包

而其实相较于国内用户,海外尤其是海外成熟市场的用户在同样流行表情包文化的同时,具备更好地付费习惯,不少使用体验没有那么好的 Sticker 出海应用都在海外有不错的流水。

而作为资深铲屎官,笔者深刻地体验到不少铲屎官朋友们都喜欢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晒毛孩子,而把毛孩子做成表情包又是一种可以流传甚广的方法,而双方互用彼此毛孩子的表情包显然是一个非常好的增加情感的好方法。

3、宠物招领启事。其实这点放在此处并不完全合适,因为笔者认为这更适合作为一个免费功能,但和前两个功能一样,这个功能也有助于增强应用活力。

在很多宠物交流群、甚至是本地宠物医院、宠物店群,一旦有人发布宠物招领启事大家都会积极主动的转发。

而将此功能放在爱宠人士交友平台上,首先人群更加精准,一般爱宠、养宠人士会对路边偶然出现的宠物更加敏感,而且也更愿意提供帮助,那么对于保障宠物安全和提升招领效率都有帮助,另一方面谁会不喜欢善良、有爱心、热心的另一半呢。

4、与线下宠物友好场所合作。虽然国外对待宠物出入公共场所的态度更加包容,但这种包容也是有限的,仍然有很多场所不允许携带宠物入场,因此要想帮助爱宠人士成功进行线下约会,找到一些宠物友好环境十分有必要,宠物乐园、公园、餐馆以及酒吧都是合适的场所,在满足用户需求的同时,也拓宽了变现可能。

5、接入宠物玩具、宠物食品、宠物饰品以及宠物用具广告。目前 Dig 已经和一些宠物用品公司达成了合作。

6、开通直播功能,引导用户进行宠物吃播、宠物训导以及宠物 ASMR 等内容。

当然,以上 6 点都是笔者做为铲屎官的一些未经验证的不成熟的猜想,欢迎读者朋友们就变现与增加应用活力等方面一起交流探讨。

另外,宠物主以及爱宠人士并不是唯一的高粘性和难以改变的趣缘群体。笔者和同事一起对这些趣缘群体发展线上交友的可能性进行了一些猜想,讨论结果如下。

其实我们一开始猜想的是追星、健身、冥想以及星盘(星座、占卜、灵 修)等方向,但后来我们发现这些趣缘并不具备排他性,即我可以接受伴侣不追星/不健身/不相信星盘/不冥想,和“不喜欢我的狗就不能和我在一起”的情况有些不同,后经调整方向我们想到了宗教、口味以及旅行探险等 3 个和爱宠人士有些相近的趣缘群体。

首先,我们不否认随着时代发展不同宗教信仰、甚至其中一人没有宗教信仰的用户也可以一起恋爱、结婚。

但从教义上讲包括伊斯兰教在内的很多宗教都不允许与“异教徒”通婚,而且抛开教义限制还会有很多生活习性不同、日常要求不同等问题,所以当今社会仍有多数用户会选择和自己同样宗教信仰的人恋爱结婚。

世界三大宗教分别是基督教、伊斯兰教和佛教。而目前市面上大多数宗教交友 App 主要面向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这和佛教教义上僧人不可以结婚生子有关(居士可以)。

而目前在这两个赛道都已经出现了代表应用。穆斯林交友 App Muzmatch、Minder、Muzproposal 正在被越来越多的穆斯林用户接受。


Muzmatch 帮助巴基斯坦贫困儿童建立学校

基督教交友应用 Upward、CDFF、Christian Mingle、eHarmony 也被越来越多的基督教徒使用。

但不得不说,宗教交友赛道对于中国出海开发者而言是个难点,注意事项太多、规定繁琐,容易触雷。

在婚恋生活中,两个饮食习惯相近的人更容易相处愉快。关于是否吃辣、吃荤还是吃素、是否接受羊膻/海鲜、是否吃醋/香菜等等都是问题。尽管双方可以互相包容、互相理解,但口味不同确实增加了一些相处难度,因为一日三餐、一年 365 天都无法回避饮食不同的问题。

而且在海外有很多坚定的素食主义者,如果让素食主义者和无肉不欢的人在一起生活,想必双方都不好过。

目前市面上也有一些针对于此的应用,例如 HowuDish 和 Dine,支持人们根据饮食偏好进行匹配交友。另外笔者之前还看到过一些让用户选择最喜欢的食物的交友应用,比如香草、西蓝花等,但很遗憾是在很久之前看到的现在已经找不到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有不少玩家在做这件事,但目前仍属于蓝海市场。想要真正做好这件事,也需要进行不少的海外调研工作。

喜欢宅在家里没有错,偏爱旅行探险也没有错,但当这两个人生活在一起时多少会有一些为难。

相较于以上两类,做旅行爱好者交友服务应用的玩家更多,这和参与旅行的人群更加广阔,以及限制程度更小、变现可能更多有关。

目前市面上已经有类似 TripwithBenefits、TourBar、TravelHostDate、YourTravelMate、MissTravel、Airtripp 等应用,其中 TourBar 已经拥有超过 350 万用户、Miss Travel 也有超过 61.5 万用户。

而且有趣的是,这类平台不仅面向旅行爱好者,对于一年到头可能只会旅行 1-2 次的普通用户同样适用。不过,要做好旅行爱好者交友平台,监管是一个难点。

在一定程度上做趣缘群体交友和做垂直交友社区有些接近,都属于利基市场,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趣缘群体的用户粘性和用户忠诚度要远高于普通垂类社区,因而单个用户的价值可能就会更加可观。

虽然很多 Tinder 一样的泛交友平台也会让用户设置身份、喜好以及习性标签,但这些标签在算法匹配中发挥的意义并不大,笔者在测试应用的过程中经常会遇到自己已经选择屏蔽的标签的用户,可以说在泛交友平台中,标签发挥的作用是有限的。

最后,还是要说一下,若是采用“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方法来做趣缘群体交友,恐怕很难成功,但是要是肯花心思深耕、花时间久做也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热门推荐

  • 探索图库
  • 网络焦点
  • 预测未来
  • 大话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