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焦点>正文

单月离职人数超去年全年,新造车高管默契“出走”

2020/6/6 15:04:0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来源:Unsplash

作者 | 秦章勇

编辑 | 李欢欢

进入2020年以来,冲击汽车行业的除了疫情,还有接二连三的人事“巨震”,其中新造车企业显然已成“重灾区”。据未来汽车日报不完全统计,仅3月份就有6位新造车高管离职,而2019年全年只有4位高管变动。

受补贴退潮叠加疫情影响,新势力造车企业艰难度日,频频爆雷。资本热情逐渐冷却,没有实现盈利的新造车企业无一例外面临“断粮”风险。降薪、裁员在新造车企业中渐成燎原之势,高管待遇也随之缩水。2020年以来,威马、零跑、天际汽车等多家新造车势力,相继有高管“出走”,“逃离”新造车成为这些职业经理人心照不宣的默契。他们或黯然离场,或回归传统车企,还有人决定闭关休整。

人们寻找“下一个中国特斯拉”的热情几乎被消耗殆尽,轰轰烈烈的造车运动也迎来了拐点。这场高管离职潮,加速了新势力洗牌,淘汰赛愈演愈烈。

高管“逃离”新造车

“老蔡是我多年好友,因为对新势力造车有着同样的热情,我邀请他加入爱驰团队并肩作战。虽万分不舍,但我还是尊重他的决定。”爱驰前执行副总裁蔡建军发布微博宣布离开爱驰汽车后不到十分钟,爱驰汽车联合创始人付强随即发布了这条微博。

关于离职缘由,蔡建军没有多说,只归因为“突如其来的疫情”,决定下一步如何走之前,蔡建军选择花一段时间来“自我休整”。

入职仅一年多的蔡建军离开爱驰汽车,只是造车新势力高管集体出走的一个缩影。据未来汽车日报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经有超过10位高管离开造车新势力。


来源:官方信息 未来汽车日报制表

有意思的是,这些离开新造车的高管们,近半数“回流”到传统车企。

2月底传出离职消息、3月23日官宣出任现代汽车集团(中国)副总裁、北京现代副总经理、销售本部长的向东平,之前是天际汽车联合创始人、董事兼首席营销官。3月4日,合众汽车前品牌公关总经理兼营销公司副总裁邓凌,被曝已加盟上汽大通,担任品牌公关及策略部副总监,随即邓凌本人确认了该消息。

新造车圈里的头部企业,也难逃此“魔咒”。5月18日,福特中国宣布,蔚来汽车前用户发展副总裁朱江将于6月1日正式加入福特中国,担任纯电MACH-E项目负责人。蔚来汽车前用户中心副总裁赵昱辉则加盟了长城汽车,担任长城销售公司用户中心总经理。

向东平、邓凌与朱江,这些出身于传统车企的高管,曾见证新造车运动从萌芽走向顶峰,如今,他们选择回归传统车企。

作为1995年进军车坛的老将,陈曦曾在神龙汽车和东风雷诺创造过不少辉煌战绩。自2018年底加盟造车新势力博郡汽车,直至2020年初离开,陈曦并没有太多作为。3月初,陈曦低调加盟奇瑞EXEED星途,担任星途营销中心总经理。关于这则人事变动消息,无论是官宣还是大多数媒体报道,均有意无意地忽略了陈曦在博郡的工作经历。

这意味着对于陈曦和奇瑞来说,在博郡的这段经历并非加分项,而是可有可无的“职业体验”。此外,威马汽车出行事业部总经理刘立群、小鹏汽车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谷俊丽、零跑汽车副总裁赵刚、爱驰汽车副总裁蔡建军都已经离开了原先的工作岗位,目前去向未知。

上述人事变动,均涉及造车新势力的核心管理层,且多数并没有接任高管补位。

成立初期新造车企业普遍缺乏经验,纷纷从传统车企挖墙脚补短板,短短几年后,新造车运动降温,新势力企业的光环逐渐褪色,高管们开始集体出走 。在资本寒冬、市场下行多重因素裹挟之下,人才流失的新势力车企们面对的是一个更加不确定的未来。

“蔚来”们还有未来吗?

高管流失的最直接原因是缺钱。

经历第一波流量红利后,淘汰赛加剧,“新造车TOP3”排名不时出现一个新版本,谁能最终活下去成为各界大佬们乐此不疲的赌约。欢笑背后,是一个残忍的事实,新造车们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资金困局。

6月3日,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从多位博郡汽车员工处独家获悉,该公司从当周起与部分员工签订待岗协议书,期限为2020年6月1日到2020年12月31日。在此期间,博郡每月仅向员工发放2480元的生活费。上海博郡汽车的一位员工称,因为此前的工资还没有结清,“有不少员工都签了(待岗协议书)”。

拜腾汽车不久前对未来汽车日报表示,公司核心管理层已明确将降薪80%,并出资参与C轮融资,这意味着拜腾汽车在去年就已经公布的C轮融资,至今仍悬而未决。同时,未来汽车日报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天际汽车资金链紧张,已经拖欠合作方3000万元。


天际ME7 来源:天际汽车官网

“上百个新造车企业中,能坚持到今天,且从不拖欠员工的工资,从不拖欠供应商的货款,能做到的估计已经不超过五个了。”这是今年3月理想汽车CEO李想面对新势力造车被曝欠薪、欠款后在社交媒体所发出的感慨。

今年新造车最大的融资消息,大约是蔚来汽车与合肥政府的“百亿联姻”,为此,蔚来付出了股东变更的代价。

企查查数据显示,蔚来上海汽车有限公司的股东由Nio Nextev Limited变更为蔚来(安徽)控股有限公司,后者由蔚来汽车与合肥市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共同出资设立。这意味着,蔚来汽车已变身为一个拥有地方国资背景的企业。

“造车就像过日子,家里一定要有资金储备才能留住人。”汽车行业分析师凌然告诉未来汽车日报,和特斯拉相比,国内的新造车品牌仍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目前新造车企业最大的问题就是不稳定”。

在凌然看来,缺钱已经成为新势力品牌的主旋律,除了开源节流,新势力车企上下都要有苦其心志、饿其体肤的毅力,企业要想真正活下去,最终还是需要靠消费者捧场。“只有向消费者保证造好车,并兑现自己的承诺,消费者才会心甘情愿和你过苦日子。”

资金储备捉襟见肘,提升销量尽快实现“自我造血”,便迫在眉睫。不过,就目前来看,新造车们的销量普遍惨淡。

官方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1-4月,蔚来累计交付了6993辆,威马累计交付5473辆。同一时期,理想的成绩是5782辆,小鹏为3564辆,平均计算,4家新造车头部车企的月均销量大约仅为1363辆。

相比之下,比亚迪在4月份新能源汽车销量虽然下滑 45.9%,但也达到了12995辆,1-4月累计销量为35187辆。几家造车新势力头部企业的销量之和,勉强能与比亚迪单家车企抗衡。另一边,还有特斯拉来势汹汹。汽车行业市场预测机构LMC的数据显示,今年4月份,特斯拉在中国的新车注册量为4633辆,1-4月份累计销量超过2万辆。

在传统车企与特斯拉的夹击之下,本就根基羸弱的新造车企业更显脆弱。“一些职业经理人最能感知企业面临的压力,也最能‘见风使舵’。”凌然对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表示,目前新造车企业亟需把产品变现,转化成资本。把车卖出去,是唯一的出路。


热门推荐

  • 离奇事件
  • 热点新闻
  • 图片报道
  • 考古发现
  • 热点新闻
  • 大话社区
  • 图片报道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不提供任何保证,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4-2020 xiaoqiwe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广告合作联系QQ:759281825. 版权所有 笑奇网粤ICP备17087216号-3